弥生羽楽

烏雲、雨天,白雲、晴天 <隼郁>

*對,沒錯,就是隼郁,邪教
*跟標題一點關係都沒有((被打
*嚴重ooc
*文筆渣,且短小,劇情速度像趕火車一樣快((#
*私設:兩人都不是偶像,戀人關係(同居中),隼是無(魔)職(法)業(師),郁是職業運動員
*OK? ↓↓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    「嗚啊!剛剛的天氣不是還好好的嗎」郁在晨跑的路上突然下起陣雨來,他急忙的跑進騎樓下躲雨,「要打給隼さん嗎…」郁想到上次給隼用手機時,螢幕竟然整個黑屏,怎麼修都沒用,現在雖然買了新的,可是還是有點…害怕(?),「算了,還是衝回去呢?」郁看著外面雨勢似乎沒有要變小的跡象,默默的打消衝回去的念頭,「現在要怎麼辦啊…」他蹲下去,看著雨,等雨勢變小,在衝回去,「哎呀,這不是郁君嗎」郁一聽到熟悉的聲音就擡起頭來,看到一位白髮男子站在他眼前,「隼さん!?你為什麼會在這?」郁馬上站了起來,拋出了個問題,「因為我聽到了郁君的求救了喔」隼把另一隻傘拿給郁,「求救?」郁接過隼拿的傘,歪著頭問,「你今天比平常還晚回去喔,而且還下雨,所以我就知道了喔♪」隼牽起郁的手,快步的往家走,「隼さん平常不都是會賴床嗎,為什麼會知道我幾點回家啊」郁小聲的嘀咕著,「我可是會魔法的喔」隼說著。
    「把郁君擦乾,呼呼呼~♪」隼拿著大毛巾擦著郁的頭髮,心情似乎很愉悅,「隼さん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呢」郁感覺到隼的心情似乎很不錯,這時郁感覺到隼從背後抱住他,「果然郁君是最好抱的」隼收緊抱住的雙手,「隼さん…」郁覺得他的臉紅的跟什麼似的,他握住隼的手,氣氛開始有點尷尬了起來,「我…我先去沖個澡」郁爬起來,拿了幾件衣服就往浴室跑去,「郁君果然是個可愛的孩子啊」隼笑了一下。
  -隔天-
  「今天天空怎麼反而變的很晴朗啊」郁邊跑邊說著,但是卻撞到一個人,「嗚啊,對不起!」郁撞到後第一個反應就是道歉,不過他卻感覺到對方抱住自己,「郁君,要小心喔」隼在郁的耳旁,郁嚇了一跳,「隼さん,你什麼時候起床的」郁想到剛剛隼還在床上呼呼大睡,自己才出來幾分鐘而已,怎麼又會遇到隼呢,「我說過,我會用魔法呢,不過郁君怎麼自己出來練習,不叫上我」隼放開郁,露出傷心的表情,「對不起,我只是想要隼さん多睡一點而已」郁搔了搔頭,表情有點尷尬,「不過郁君剛剛在想什麼呢」隼搭上郁的肩膀,走了起來,「今天的天氣不錯呢」郁說出剛剛的想法,「是真的不錯呢」隼收緊自己勾在郁身上的手,讓他更靠近自己,“郁君,不要離開我喔““隼さん請待在我身邊一輩子吧“。

20字微小说——九条天×七濑陆

☆OOC, OOC!
☆文笔渣!!
☆OK? ↓↓

1.Adjust(适应)
「天尼,呼..」
「陆嘴张开」
「谢谢你,天尼,好多了」

2.Crazy(疯狂)
「天尼的新写真!!」
「陆,我明明在你的面前好吗」

3.Envy(羨慕)
「羨慕天尼可以和前辈们常见面」
「陆,见我就好了」

4.Episode Relater(剧情透漏)
「二阶堂桑的那个角色会吐便当」
「天尼!不要剧透」

5.Fantasy(幻想)
「如果我是个普通女生」
「你当我的可爱弟弟不好吗」

6.First Time(第一次)
「庙会好热闹啊」
「陆,这是理所当然的」
「第一次来嘛」

7.Fluff(轻松)
「有天尼在真幸福」
「至少头发自己吹乾啊,七濑陆」

8.Faith(信任)
「天尼不要睡着,会摔的」
「我相信陆不会让我摔的」

9.Unanticipated(意料之外)
「天尼!大惊喜」
「陆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录影」

10.Situatiom(处境)
「陆,起来,有点重」
「不要,天尼的怀里好温暖喔」

就算是神无月,有你在就行了/郁泪

*郁泪
*人物ooc
*文笔渣
*小学生文笔
*有对神无月的私设
*OK? ↓↓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分隔线××××××××××
  神无月,日本旧历的十月,相传日本各地神明会在当月会到出云地区开会,所以日本各地除了出云地区,将当月称为神无月,出云则称为神有月。但是遊子们却时常在此月发生意外...
  「郁君,你有聽说过“神无月“的由来吗?」泪在电视上看到有关神无月的相关报导,第一个想法就是问郁,「神无月的由来?喔,那个啊,聽说好像是日本各地的神祇在十月时会到出云地区开会,出云地区以外的地区都没有神祇,所以十月才被称为神无月」郁走到泪的旁边坐下,「郁君怎么知道的」泪想著明明郁君没有跟著看怎么会知道,「以前聽姐姐说过,所以我一直记着,因为这也算是我们家族姓氏的由来嘛」郁笑了几声,「不过说到出云地区,我很想要去看看呢,我一直都想要在十月的时候去一次出云」郁边说着边看著手机里有关出云的介绍,却没发现旁边的泪脸色些许的漏出寂寞的神情,“郁君难道是最近想要去出云吗,我想要跟著他去,我想要一直和郁君在一起...“泪心中突然出现了想和郁一起的念头,“不对,我在想什么,郁君也有自己想要做的事,我不能一直跟著他,不能一直跟著“泪默默的低下头,聽著郁唸著出云的介绍,「泪?怎么了?」郁看到泪低著头不说话就立刻询问,「没...没事」泪说完立刻就回去房间,「泪怎么了...」郁茫然的看著走廊。
  “我刚刚到底在想什么“泪红著脸想著刚才内心的想法,「难道我喜欢郁君」泪发现了内心的感觉,郁的笑容,郁的温柔,郁的温暖,泪的脸越来越红,「不,不可能的,但是如果是真的喜欢郁君的话呢...」泪想著想著就睡着了。
  但是这一夜,虽然泪入睡的时间比平常还早,但是他睡的比平常还不好,他梦见了郁在前往出云的路程中出了意外而死亡,泪突然想起电视报导提过神无月并没有神祇们的庇护,遊子们时常在此月发生意外,「郁君!!!」泪冲出房间去找郁,但是在冲出去的时候,就正好撞上路过的郁,「泪?!你怎么了」郁吓了一大跳,眼睛睁的大大的,「郁君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」泪抱著郁开始啜泣,「泪你先別哭,你怎么了?」郁抱著泪,试着让泪停止哭泣,「我...梦到郁君在前往出云的路途中发生意外了」泪把脸闷在郁的怀中小声的说着,「我很害怕最喜欢的郁君出事」泪补了这句话之后脸红了起来,「泪...」郁看著怀里的泪,「我也很喜欢泪喔」郁轻声的向泪表白,收紧了手臂,「耶?」泪猛然的擡起头来,「郁君,喜欢我??」泪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错,「嗯,是喔,我喜欢泪很久了,那时我在说想要去出云时,我是想要约你去的,也想要向你表白,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,结果泪你好像不太想去,所以我就没继续说下去了」郁说出那时的想法,低下头看著泪,「我很想和郁君去」泪看著郁坚定的说着,「但是泪不是梦到了那个意外,你不怕吗」郁担心的看著泪,「没关系的,就算是没有神明,我们也有彼此啊,我们是彼此的神明啊」泪笑着说,「这句话是谁教的」郁苦笑着说,「是隼桑喔」泪天真无邪的说着,“隼桑你好样的“郁心裡想著。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后来×××××××××××
「Procella的大家,我们在出云玩得很开心喔」泪传了个他和郁在出云的照片给其他Procella的成员,而那时他们去的时候就正好是神无月最後一天。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天空與陸地/天陸

*有點短
*人物ooc
*天和陸為戀人
*小學生文筆((#渣
*ok↓
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
“大家好,我們是trigger.....“電視正在播著有關trigger的節目,「唉...」陸從節目一開始就一直嘆氣,不知嘆了多少次氣,「七瀨さん,可以請不要再嘆氣了嗎,都聽不清trigger在說什麼了」坐在陸旁邊的一織開始不耐煩,提醒陸該停止嘆氣的動作,「一織你不懂這種感覺啦,跟一個你喜歡的人分開很久,工作見面時又不能互認,平常工作很多又不太能通電話的感覺真的很討厭」陸鼓起臉頰抱怨,卻沒發現一織的臉垮了下來,“你可以不要歧視單身的人嗎!“一織內心吐槽,「那你要不要試著去約九条天一起出去」路過的大和給了個意見,陸突然跳了起來,「對喔,我怎麼都沒想到!大和さん謝謝你」陸恍然大悟的說,「你沒想到是正常的」一織補了一槍,「一織你!!」陸生氣的瞪著一織,「好了你們,別吵了」大和無奈的勸架。
-陸的房間-
“我記得天尼今天的通告好像結束了,打電話給他吧“陸邊想著邊播著電話,「喂,是天尼嗎」陸聽到接通就笑了起來,「陸?怎麼了?」天接起電話就問,「就是..天尼可以陪我出去玩嗎」陸鼓起勇氣向天說,「出去玩,陸你是怎麼了」天受到驚嚇,突然覺得自己的弟弟是發生了什麼事,「就...就突然想要跟天尼一起出去嘛」陸覺得自己說這句話時的臉紅的跟蝦子一樣紅了,“沃草!我弟弟怎麼可以這麼可愛“天的內心炸裂了好幾次,「好啊,要去哪」天忍著顫抖的聲音問著陸,「天尼,我想要去遊樂園!」陸期待的問,希望天可以答應,「明天是假日,而且我是off,明天你可以嗎」天想了一下日期邊問著陸,「可以!明天我們也是off,那就明天好了」陸開心的答話,「嗯,那就明天7點到**樂園門口前會合,門票我會處理的,我先掛囉」天向陸約好時間和地點之後就掛電話了,「我要和天尼見面了,終於啊...」陸慢慢的入睡了。
-隔天--遊樂園門口-
「天尼我來了」陸一看到在門口等的天就立刻衝上前抱住天,「噓,小聲點,還有口罩戴好,別忘了我們是偶像,被發現了會引起騷動的」天滿眼寵溺的看著陸,摸著陸的頭,“這孩子還是一樣可愛啊“天想著,「好,天尼我們可以進去了嗎」陸眼泛著閃光,很期待進去遊樂園,「好」天握著陸的手步入了遊樂園,「天尼我想玩這個...那個也想玩...」陸拉著天跑來跑去,一副就是要玩完所有遊樂設施的樣子,「陸跑慢點,小心你的哮喘會發作的」天一臉擔心的說著,「好」陸放慢了速度,但是想要玩完的決心還是存在著,就這樣天就被陸拖著玩了一整天,直到最後,他們挑了摩天輪作為一天的結尾。
-摩天輪上-
「天尼,我們今天分開之後又要很久才能以戀人的身分見面嗎」陸收起開心的面容,低下頭問著天,「陸...」天知道陸的心情,卻無法馬上的回答,他的心情也是一樣的,「我...不想要跟天尼分開,我想要跟天尼一直在一起」陸開始啜泣了起來,「陸,別哭」天抱著陸,想讓陸緩和情緒,待陸冷靜一點後,「陸,你有沒有發現,站在地上時,天空和陸地是分開的,但是看向遠方的天空與陸地時卻是連在一起的吧」天說了這一段話,「嗯,是這樣沒錯,但是又跟我們有什麼關係」陸不解的看著天,「我們就像天與地一樣,雖然平常是分開的,但是在未來卻是在一起的,所以,不要傷心了好不好」天摸著陸的那撮較長的頭髮,並吻了上去,而那時他們所搭的摩天輪,就正好在最頂端,他們也不會忘記那天的幸福時光。
*************完
我爛尾了((#

初次見面,你好,所愛之人的哥哥/姊姊(郁淚)<郁篇>

*標題取得很詭異((#
*這篇就是郁和淚互相帶著對方去見自己的親手足((#
*淚篇和郁篇分開寫
*有私設
*淚的哥哥-水無月怜、郁的姊姊-神無月一葉
*文筆渣且爛
*短篇
*Procellarum全員皆有出場
*OK? ↓
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
「郁君,想要見我的哥哥嗎?」 淚在飯廳吃早飯時的一句話差點讓Procella的其他成員們(除了隼)把飯吐出來,「淚,你...說了什麼,你們進展這麼快,已經到了見對方家人的程度了?郁你對淚作了什麼?」海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坐在一起的郁和淚,郁滿臉蒙逼的看著淚,一邊搖著頭,深怕海會上前掐死他(不),「應該不是這樣吧,只是淚想要讓郁君見一下怜桑而已吧,對不對淚?」夜想要緩和氣氛,「應該只是這樣吧“陽也想要緩和氣氛,「昨天哥哥打電話給我說[我要見那個叫什麼神無月郁的,我要好好的跟他‘聊聊‘]“淚照實的說出來,郁突然一瞬間覺得他活不了多久了,「郁你會去吧,你不是都一直很想見一次淚的哥哥,不是嗎」隼悠栽的說了這一句,「我當然會去!我神無月郁一定會跟他好好聊聊的」郁下定決心去見怜。就這樣,郁決定和怜見面。
×咖啡廳內×
  「哥哥,我來了」淚一踏進咖啡廳裡就朝著一位墨綠色短髮的男性打招呼,「淚你來啦」男性溫柔的回話,[好像很好相處的樣子...]郁內心想著,「你應該就是郁吧,初次見面你好,我是水無月怜,淚的哥哥,淚好像受到你很多的照顧,我得要好好的謝謝你」怜微笑著說,邊摸著淚的頭,「啊,不會不會,初次見面你好,我是神無月郁」郁聽到怜向他道謝,急忙的回話,「雖然很謝謝你很照顧淚,不過可以請你不要跟我弟弟在一起嗎?」怜突然嚴肅的跟郁說著,「!!」郁和淚同時抖了一下,「哥哥為什麼..」淚轉頭看著怜,郁緊握著拳頭,也想聽為什麼怜要拒絕的理由,「郁你應該也知道我們家是音樂世家吧,其實我們的父母一直都很希望我和淚能找個門當戶對的對象,所以...很抱歉」怜面色凝重的說,「怜さん...我這樣說是不太好,但是我真的很喜歡淚,在我第一次見到他時,畏畏縮縮的躲在海的身後,聽到他是我的搭檔時,我第一個想法是我想要讓他笑,我試了很多方式,他也終於肯跟我聊天,在他第一次朝我笑時,我覺得我是世界第一幸福的人了,而那時我也發現我愛上他了,我想要保護他,讓他一直幸福,開心的笑下去」郁說出了他心中的話,堅定的看著怜,「郁君,哥哥....」淚看著互相對看的兩人,「哥哥拜託,是郁君讓我不再害怕,不再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人,我真的很喜歡他」淚也跟著求怜,「噗...呵呵呵,你們真的是太有趣了」怜笑了出來,「「嘿?騙我們的?!」」郁和淚同時說,一臉驚訝的樣子,「父母他們說只要你們倆真的互相喜歡的話,他們不會阻止你們的,而現在這個是我要測驗郁是不是真心愛我們家的淚而已」怜說出他的理由,「不過,如果讓我知道你欺負我家的淚的話,後果自負喔」怜動了動手指,「我神無月郁說到做到!」郁信誓旦旦的說道,「郁......?」一名女性叫著郁的名字..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姊姊那邊之後再寫吧((##噓

雨天,與天[裘龍]

*裘龍向清水
*練玉艷未死
*跟原作方向完全不一樣
*煌帝國尚未分裂
*有私設
*文筆超渣,渣.渣.渣!
*人物ooc
*超短篇
*OK?↓
******************分隔線*******************
  “真難得啊,在這麼晴朗的天竟然下雨了“坐在大廳的第三代皇帝.練玉艷,悠閒的品著茶,絲毫沒有半點緊張,“…“練白龍瞪著練玉艷,但是他卻不能動手,時機尚未到,“好了,孩兒們,你們可以離開了“練玉艷揮手,示意他們離開,正當白龍要離開時,“白龍 我可愛的孩子,來讓母后看看“,玉艷張開手臂,想要白龍過去,白龍頓了一下,“當時的這種天氣,妳用計殺死了二位兄長,現在輪到我了嗎?“白龍冷笑,把偃月刀對著玉艷,“白龍你在說什麼,我怎麼忍心殺害我的孩子呢?“玉艷依然一派輕鬆,她起身走向白龍,八芳星的成員也跟著,“再說,你…打的過我們嗎?“玉艷黑化,白龍退了幾步,但是殺意卻增加,“撒共…“冰槍雨!!“白龍正要魔裝,就被綁著麻花辮的黑髮少年給脫走了,“裘達爾…“玉艷一臉凝重的看著外面的雨。
  “神官殿下,你為何要阻止我!“白龍情緒激動的質問裘達爾,明明已經有機會可以復仇了,卻被他給毀了,“你是不是腦子燒壞了,你一個人打一群人,不怕被圍毆嗎?“裘達爾一臉輕鬆的問,“我怎樣又不關你的事“白龍氣得想要轉身想要離開,裘達爾拉住他的手,“因為…我喜歡你“白龍一聽到這句話就立刻轉回去看裘達爾,“你…你…說什麼!“白龍覺得自己的臉紅到已經不是他的了,“對,我喜歡你,在第一次見到你時,我就開始喜歡你了“裘達爾順勢告白“我也喜歡你…但是兄長們的仇…唔…“白龍還沒說完就被吻住了,眼淚也跟著落下“我將會在下一次雨天,與天與你一起向八芳星挑起戰爭的“裘達爾抱著白龍,平穩的說著…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 “裘達爾,你給我起來!你上次不是說要在這次雨天陪我復仇嗎?“白龍早上醒來發現是雨天,立刻盧起裘達爾,“有嗎?““裘達爾你這個baka!!!!!!“

關於神無月郁((#

∮受到眾人認可,擁有著非凡的男子氣概。
∮同時,不論對誰都以很端正的禮儀應對,所以也很受年長者的歡迎。
∮因為個性認真,目前正以吐槽役的身分與陽在混亂的Procellarum中活躍著。
∮但是,對夜跟淚很寬容。也就是說主要吐槽對象是隼。
∮從出道前就是田徑隊的選手,一度在學校跟田徑部跟工作間忙得團團轉。
∮因為學校在關西,而工作地點大多在關東而雪上加霜。
∮兵庫出身,但高中是在大阪念的。
∮有著「いっくん」這樣的綽號,一開始是葉月陽同學命名的,後來夜跟淚也很喜歡就這麼決定了下來。
∮順帶一提,對陽來說郁是可愛的女生的名字,所以陽對郁是個男的還這麼有男子氣概一事頗有微詞。
∮如果「郁」是陽心目中前幾名可愛的名字,陽的這番說詞就是郁心目中前幾名的無理取鬧發言。
∮雖然白年少散發出一直在一起的氣息,但與淚是在加入事務所以後,也就是在宿舍才認識的。
∮將白組比喻為家庭,夜是媽媽、海是爸爸、陽是哥哥而淚是自己的雙胞胎兄弟。然後,隼是會使用魔法的神秘人物。
∮喜歡運動,有著「運動的話那就交給我吧!」這樣的宣言。
∮不僅限於田徑,運動神經很好。相反地並不擅長念書。背科、數學跟物理都不擅長。
∮「請幫我立一個『肉體勞動專門』的立牌。」by本人。
∮受到Six Gravity由年少主持的廣播的影響,白組的廣播工作就交給了郁跟淚。
∮除了本身沒有戀跟驅那麼擅長主持之外,要怎麼應付某位時不時就暴走的隊長大人是最大的挑戰。
∮據人設的じく的說法,整個人的外表形象是泰迪熊。
∮雖說海也很有男子氣概,但郁的男子氣概更傾向於一般我們說的「男友力」
∮很溫柔,也很擅長應付比較纖細的人,一不小心就會說出少女漫畫般的台詞,締造著讓周遭的人心動的傳說。
∮養著名為『笹熊1号』的從魔界來的熊貓。
∮收到了來自淚的「郁君又帥氣又勇敢,簡直就像王子殿下一樣」的評語後,有點害羞但又覺得要呼應對方的期待。
∮是與葵的類型不同的王子。要說的話,是那種帶著劍去打敗魔王救回公主的王子吧。然後,葵則是騎著白馬來迎接公主的王子。
∮話是這麼說,隨著淚的魔王L.V愈來愈高稍微有點擔心。
∮最近無視隼的機率愈來愈高(自己作死的魔王隼)。
∮初次見面的時候就對淚說過不要靠隼太近要不然會被污染這種台詞,然後也真的被汙染了。
∮對郁來說,如果淚自己覺得很開心的話,那就沒有問題。
∮憧憬的對象是春跟海,總之就是身高高、有大人感的人。
∮早上起得很早,會去晨跑,但抵抗不太了回籠覺的魔力。
∮與海是Procellarum的戶外組。
∮接替了海的工作,負責叫淚起床。
∮有個姊姊,跟郁就讀同一所高中, 擅長體育,是網球隊的。
∮她雖然喜歡取笑弟弟的團服,但是卻非常關愛郁,常常替郁加油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最近沈迷いっくん無法自拔((#